当前位置:首页 > 读后感 > 正文
 

穿越大封神 [穿越原乡的归途]

发布时间:2018-12-27 04:04:10 影响了:

  成年以后的漂泊,在一座城市又一座城市。几个工作,同事,男人,告别,写作,沉默,还有大片大片的孤独。然而由这种过程所带来的经验,令我有机会做更深入的内在探索,心底也渐渐有了力量,这是代价也是一种补偿。一直想做这样的人:独立、付出、理解、原谅、妥协……曾经有过对理想生活的想像那应该是在一座古城,城里只有一两条主干道,迎面而来的人都面熟,用微笑打招呼。只在一家菜摊买菜,在一家书店买书,在一家酒馆打酒,房顶上长孽。墙上开鲜花,有三五个朋友,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安安静静地过日子。2009年8月,我知道自己可以暂时停下来了,这座小城所具有的洞察力、预言、直觉以及光线和水域这些潜意识的东西,令我喜欢四处游历的热情降了温。我知道,经过这么多年的漂泊,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。
  
  旅人
  
  几年前的某个春天,在西南高原的很多地方,看上去是一片令人绝望的干旱景色,稀疏的庄稼看起来那么无助,人们到处寻找水源。出门的第28天我终于病倒,高烧38℃,喉咙疼得说不出话来,沉默无力地瘫在长途巴士的最后一排,山路崎岖,颠簸不平,时间过得非常缓慢,我把头抵在窗玻璃上,心里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在那里,又到底在寻找着什么,那么久的时间过去了,我却凄惨地发现自己什么也没领悟,从来不曾想象,自己的人生竟走到如魂魄一般地境地。
  旅途中的迷惑与纠结并不是没有,但总得说来,32岁之前的漂泊,从不克制。换过几座城市、几个工作,一些同事、几个男友、我不断地旅行,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,在哪里停下。清晨就从哪里开始。对任何事都抱有一种观念――无限,跟随着它,不知道能走向何处,但只管往前走。无论人们说那是一种任性的挥霍,还是积极的自我蜕变。我也明白,其实所有的改变都是十分肤浅的,它们不过是些必经之路,摆在面前的永远都会是一个全新的课题。然而,由于这些过程所带来的体验,同时也令我有机会做更深入的内在探索,心底渐渐有了可以抵御孤独的力量。
  曾途经一个偏僻的侗族村寨。生活在那里的每个人都会讲故事。在月光皎洁的鼓楼下,在萤火虫和蚊蛾飞蝶的舞蹈中,孩子们围着火塘坐下,仰望着讲故事的老人。那是一个关于侗族祖先如何跋山涉水从远方迁徙而来的传说,讲故事的妇人一边拍打着胸膛。一边尖声高歌。她模仿故事中人物的表情,有时激情、有时恐惧、有时又和蔼可亲。作为一个外来的观看者。她像是一部活在民间的诗集,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――她嘶哑的噪音、双手拍打胸膛的节奏,她胸前厚重的银项链所荡漾出来的音乐,还有她那诗意般的出神,都令我着迷。
  上帝说:“我赋予你们高贵,你们还是要自屈于尘土。”或许由于我是一个土像星座的人,所以对自然和土地格外的敏感。所有走过的路途都是有意义的,在穿越颠簸气流的飞机里,在洒满阳光的火车上,在盘山路上穿行的大巴里,那些和我一样的旅人,在他们的一生当中,一定也曾有过几次在深夜里活不下去的念头。对于每个人来说,旅行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。对奇闻异事的猎奇、释放城市生活所带来的压力、寻找自由的体验,等待陌生人的相遇――所有的人都是带着梦上路的,人们在路上行走,希望给生活添上一笔色彩。疯狂的旅人们在漆黑夜色中走过铁索桥、跨越山脉和湖泊,穿越纪念品城市。一路上有心怀善意者、有智者、有盲者、有可怜人,也有长久的安慰,有惊心也有险情、有凌晨三点在小客栈里绝望的孤独、也有内心如蜂蜜般静谧的幸福。而旅行于我,则是条归家的路途。
  在路上的每一天,都会是一个新的世界。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这么想――这一天会看见从前不曾了解过的东西。当春天来的时候,我会看见植物是如何颤动的,漫山遍野绽放着油菜花的金黄,夹杂着桃花梨花的粉白;还有蛹,它是如何化成蝶飞出云的,桃树是怎么开花的它为什么会散发出迷人的香气,春雷在打响之前是从哪一个方向的天边滚动而来的,或许我应该待在大雨里,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观察乌云,直到全身都被淋得湿漉漉的。到了收获的季节,乡村里没有赤贫的景象,田野里遍布着静待收割的稻谷和棉花,人们共同分享喜悦。横渡河流的风雨桥上写着“六畜清吉,丁口平安。”极朴素的一行小字看了让人感觉心安。在河的两岸你会看到枝叶繁茂的古树,远处有村落和稻田,有延绵到天际的青色山脉。当太阳下山的时候你看到河水缓慢的波纹与天空的倒影。身在这样一个明亮恬淡的世间,你不可能不欢喜,不可能不发我不确定要走多远,才能将最纯净的灵魂与绝无仅有的神奇一刻圆满结合。你说那是“爱”或者“安宁”都可以 有时我确实能感觉到它,它就与我在起,在行驶的车子上,在我身体的左侧。
  然后,我看到自己。
  32岁之前的流浪和历险,从不克制。对任何的事情都抱有一种观念:无限,跟随着它,不知道能走向何处,只管往前走。无论你说那是一种任性的挥霍,还是积极的自我蜕变,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渐渐明白,所有的改变其实都是十分肤浅的,它只是必经之路。摆在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命题,我还在分辨头脑和内心的声音,探寻自己的潜意识。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多。
  
  抵达
  
  曾经有过对理想生活的想像:那应该是在一座古城城里只有一两条主干道,迎面而来的人都面熟,用微笑打招呼。只在一家菜摊买菜,在一家书店买书,在一家酒馆打酒,房顶上长草,墙上开鲜花,有三五个朋友,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安安静静地过日子。2009年6月,我知道自己可以暂时停下来了,于是辞掉做了8年的工作,停止旅行,正式移居大理。
  在这里,自然非常有尊严。头顶的天空上布满神秘莫测的云朵,溪水是欢笑的,植被丰盛茂密,不远处的山谷里有野性的动物栖息,世世代代的居民大多是农民,渔民,木匠,手工艺人,他们的精神世界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谦卑和敬畏,处处供奉着本主与神灵。他们之中有控制五方的君王,支配空气,水和光的神仙,带来福气和灾难的精灵,还有保佑群族的先人。人们永远在祈求众神息怒,积累公德,坚持不懈地占卜、解读神谕,试图从一切自然现象中看出具有深远意义的征兆,因为各种原因,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来到这座古城,吸引我的不是人群,不是波西米亚式的生活,也不是酒精,大麻或音乐,令我着迷的是,高原的阳光打在脸上的温度,光线明亮飞扬,以及这座山海之城所呈现出来的妖娆色译,是黛青色和玫瑰色的结合。
  古城的清晨,有热气腾腾的早点摊、阿鎏竹筐里的栀子花,小青菜,大鸭蛋,还有早起溜弯的小土狗,卖玉米的人推着平板车,沿着太阳升起的轨迹沿街叫卖,还有兜售蘑菇和土茶叶的妇女,她们蜜糖般健康的皮肤闪着光泽。这座小城所具有的洞察力,预言,直觉,以及光线和水域这些潜意识的东西,令我喜欢四处游历的热情降了温。
  大理古城博爱路上一家服装店的玻璃窗反射出我内心对自己的期许。外表柔软,内心坚韧,寡言,不停向前走,管它是追求理想还是真爱,又或者别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只管向前走就对了。这个大雨的下午,突然想起当初开始迷恋一个人旅行的原因,那是一段生活在反抗中的日子,然而只要在单独的时刻,内心就可以获得平静,可以思考自己的人生和计划,可以安心阅读和写作,可以走得更深,溯本求原。从此后,独自一人待着再也不会令我感到烦恼。
  若是每一次出门再回来。打开窗子让风吹进来,将电阀门推至“ON” ,冰箱开始工作,屋顶上的太阳能开始接受辐射,将术阀门打开。管道里传来自动上水的声音;将覆盖在家居杂什上的白色棉布取下来,扫地,擦去灰尘,用清水冲洗阳台上的青石地板。把东西两边的房门打开,有蝴蝶从一边飞进来,再从另边飞出去。我知道,经过这么多年的漂泊,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。
  过了春节,我年满33岁了 此时正怀有五个月的身孕 我即将拥有一个小男孩和全新的生活。与他相比,仿佛我才是一个新人,时而胆怯彷徨,时而坚强,时而感觉身体和精神彼此叛逆,尽管我使尽武器仍不及他的空手和无意识,未来已经就位,就像表演者已经在舞台的中央站好位置。而现在的生活,虽然有时仍旧是困难的。但至少我明白现在的状况只是一种状况,我们终究会战胜它。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21 版权所有 w88网站

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号: